复杂多变的环境下 东京奥运会前景就像一道谜题

复杂多变的环境下 东京奥运会前景就像一道谜题

距东京奥运会开幕还有两个多月,东京奥组委面临着汹涌的舆论压力。日本的疫情持续恶化,确诊病例居高不下。日本最新民意调查显示,高达59%的日本民众希望取消东京奥运会。东京因为疫情严重于12日第三次进入紧急状态。不过,在这种局面下,奥运会的筹备工作继续进行,测试赛也相继开展。奥运会到底能不能如期举行?怎样举行?现实就像一道道谜题,答案也非寻常就能找到。

日本民众奥运支持率走低

东京奥组委12日参加了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线上会议,向执委会汇报了日本国内的疫情和奥运会筹备工作,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全力支持和称赞。由于日本国内疫情继续恶化,受到的压力明显加大。

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新华社图

“我们会倾听舆论,但不会被它随意引导。”在随后的线上发布会上,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说,“当奥运会举行时,日本人民将为这一历史性时刻感到自豪,我们会看到公众对奥运会的强烈支持。”

但值得一提的是,发布会被一名伪装成记者的抗议者打断。他挥舞一条写着“No to Olympics”(反对奥运会)的横幅,视频线路随即被切断。

部分反对派民众甚至将对奥运会的愤怒发泄到了运动员身上。从白血病中康复并获得奥运参赛资格的日本游泳选手池江璃花子,日前遭遇了一些日本极端网民的攻击,许多人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要其退出奥运会的信息。池江璃花子回应表示:“我相信我和其他运动员都会接受已经决定的事情,无论奥运会是否举行。如果举行,我们当然会尽力而为。如果不举行,我们只会在下一次尽力而为。”

由于日本的确诊病例居高不下,日本民众对奥运会的支持率持续下跌,多个地区的奥运会火炬也被迫取消路上的传递,改为非常简单的点火仪式。多达31个城市原计划为外国选手设立的奥运会赛前训练营被取消。茨城县知事大井川公开拒绝了奥组委提出的为参加奥运会的运动员提供专门新冠肺炎治疗设施的提议。网球明星锦织圭、大坂直美和高尔夫明星松山英树都纷纷对东京奥运会能够举行表示怀疑。

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原计划在5月中旬对日本的访问将推迟到6月进行,即便如此,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仍旧对东京奥运会信心满满,宣称将竭力确保本次大赛安全举办。日本首相菅义伟13日再次表达了将如期举办东京奥运会的决心。

日本高官之所以对东京奥运会一再坚持,在于本届奥运会的举办牵动着日本经济。受疫情影响,日本经济陷入低迷,若能顺利举办奥运会,此盛事将为日本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反之,日本已经为奥运会的前期工作进行经济投入,一旦计划落空,损失惨重。

戴口罩的行人从挂有东京奥运会标志海报的日本东京都厅大楼前走过。新华社图

测试赛防疫措施获好评

事实上,在一片负面声音的环境下,东京奥运会的筹备一直在按部就班地进行。进入5月,东京奥运会接连举办了排球、跳水和田径三场重要测试赛。比赛的举办地点是东京奥运会三个最重要的永久场馆:有明体育馆、奥运会水上中心和奥林匹克体育场。马拉松测试赛也在札幌顺利举行。

几项测试赛中,有多位重量级人物到场,其中包括郎平率领的奥运会卫冕冠军中国女排,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以及雅典奥运会百米冠军加特林。

郎平在场边指挥。新华社图

中国女排姑娘们在东京待了一周,与日本女排打了两场教学赛,其中在5月1日这天进行的“闭门”测试赛中以3比0击败对手。主教练郎平对日本方面的安排大加赞扬,“日本方面给我们做了很好的安排和保护,我们在这里很安心”她还说,“如果东京奥运会能够如期举行将非常有意义。能够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让所有的运动员和教练员都参加比赛,我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

测试赛都严格实施了《防疫手册第二版》规定的防疫措施,同时未允许观众入场。相当于在一个封闭的状态下,所有人不与外界发生接触,东京奥组委体育局负责人铃木一弘形容是制造了一个“气泡”。田径巨星加特林作为9名海外入境的参赛者之一亮相奥林匹克体育场,轻松赢得百米冠军。这位39岁的老将赛后表达了与郎平一样的观点,“‘气泡’非常成功,我唯一能够见到外面是在来赛场时的大巴上。我们训练和比赛结束后直接回酒店,也不在餐厅吃饭,全都是把饭拿到自己房间里吃。”

奥运会水上中心是举办奥运会游泳跳水和花样游泳的场馆,也是除奥林匹克体育场外产生金牌最多的场馆,参加这次跳水比赛的有来自46个国家和地区的224名运动员,另外还有214名教练员和官员,是疫情发生以来日本举办的国际化程度最高、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比赛。所有海外参赛者中只有一人入境检测时被确诊,并被立刻隔离,没有造成其他感染。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对日本防疫并不满意的国际泳联也发表声明,表达了对奥运会如期举办的信心。

过去的这一年,发生了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关于未来,更是充满了不确定的因素,东京奥运会的命运究竟如何,恐怕此时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